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马会小鱼儿幽默玄机图 > 文章内容

杀人回忆_翔殷路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8-11 阅读:

  年过去了,这桩案件的种种细节依旧萦绕在我脑海,挥之不去。不,它不是我的梦靥,却是我难以平复的心结。多年间,我许多次在不同场合问我在政法记者生涯里结识的那些公安朋友:“那个

  2013年10月的一天中午,我跑去上海图书馆,从油墨已经几乎湮没的旧报纸中,找出当年我的那则报道。刊载时间:1995年3月9日,劳动报。全文如下:

  本报讯今年2月28日中午,本市翔殷路某弄某号3楼发生一起特大凶杀血案。昨天,杨浦警方将“2.28”特大血案的重大嫌疑对象的模拟画像送至本报,希望借助新闻媒介的力量张榜缉凶。

  “2.28”惨案发生后,杨浦公安分局刑侦队迅速赶赴现场,局长徐达芳亲自指挥破案。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重案支队也火速调集人马全力侦破。经多日走访排摸,警方日前专门请到上海铁路公安处的专家张欣,根据有关目击者的回忆绘就一幅“2.28”血案重大嫌疑对象的模拟像(附图)。现将嫌疑对象的体貌特征公诸于众:男性,年龄在二三十岁左右,身高1.7米左右,小方脸,肤色较白,平眉,直发朝后梳,戴一副金属框架眼镜,镜片为白色,该男青年上身穿黑色皮夹克,下穿深色长裤。

  1990年代中期,对政法报道的管理远比今日宽松,案发后次日,我得到消息二军大对面的翔殷路某弄发生特大灭门血案,我好一通BP机往来,终于搞清楚警方现场办案的地址就在翔殷路海军医学研究所内。我自小混在五角场,附近各军种所在门清,遂顺利摸到现场。当时办案的警察挤满了院子。我现场截下了刑侦队的队长。那天我的所得记满了采访本,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报纸只刊登了前述文字和疑犯的模拟画像。需要说明的是,疑犯的画像并非警方“送至本报”(这个说法今天看过于装逼,我的脸都红了),而是我自己取回的。

  报案人是被害人之一施慧的哥哥施先生。1995年2月28日的傍晚,施先生前往自己的妹妹家找父亲。妹妹施慧的家住在翔殷路930弄内,富翁最多的是哪个生肖离她的父母家仅几分钟的路程。施父大约是中午时分去的女儿家,可是到了晚上父亲还没有回来。施先生不放心,说去看一看。到了妹妹家,只见她家的窗户透出灯光,但是敲了几下门却没人出来开门,施先生无奈只得折回。

  半小时后,施先生又来到妹妹家,此时妹妹家的灯光已熄,他有种不祥预感,打开房门时,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:68岁的父亲、38岁的妹妹施慧以及10岁的小外甥女徐蕾均躺在血泊中。

  被灭门的一家三口是外公、妈妈和外孙女,孩子的爸爸当时留学澳洲不在国内;疑犯在屋内待了8-10个小时,据推测先对孩子的母亲动手,然后异常冷静,等到外公接回孩子……

  杀人手法利落,不似一般人所为;除了在卫生间的马桶盖留下一只脚印,疑犯临走动火破坏了部分现场,经勘测并未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;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,屋内财物未见遗失。

  我的报道里提到了“目击者”,ta是谁?她是被害孩子的同班同学。当天傍晚5时左右,徐蕾的同学到家给徐蕾送书包,一个口操上海普通话的男子开了门。同学问他:“徐蕾怎么没去上学啊?”男子回答:“徐蕾生病了。”此后,因为有事,同学下楼后又折回了一次。因此,徐蕾的同学是两次看见过凶手的人。

  事后警方分析,这是整个环节中最为惊险的一幕——那孩子如果多问几句,说不定就被疑犯一把拉进屋子……不过疑犯或也有所顾忌,担心楼下有家长等候。而马桶盖上那只脚印,应是疑犯听到敲门声后,踩上去通过厕所气窗朝外观望时留下。

  事发后邻居回忆,在2月27日,曾见到有两个人去过施慧家,还看见他们敲门。2月28日上午9时左右,其中一人又出现在施慧家门口。据推测,此人或许就是凶手。不久,施慧的爸爸去给施慧送信,结果也被惨遭不幸。2007年,在惨案发生10年后,施慧的丈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岳父去给施慧送的,正是他写给妻子的信。

  1990年代,上海户外监控技防远不如今日到位。在翔殷路那个小区,进出无任何影像留存记录。当时拷机开始流行,手机还算稀罕物件。广州恒大主帅卡纳瓦罗接受了意大利媒体《i。人们的日常社交,很多时候还停留在口口相传的原始阶段。这给案件的侦破造成很大的难度。警方对被害人的生活社交圈做了细致排摸,一无所获。“排摸”即便在手机通讯异常发达的今日,仍是中国警察最常采用的办法。一般性的罪案如果嫌疑人是在被害人生活社交圈内,存在因果关系,基本难逃法网。但也有一些情况:临时起意的,或外面偶然邂逅的。后一种如果疑凶与被害人存在较为默契的隐秘关系,在社交上并未留下可供分析的痕迹,则十分棘手。

  疑犯的模拟像在报纸刊登后,当时我的领导也是上海老资格的政法记者胡宜良先生曾经告诉我:这种案子,如果三个月内没有发现有效的线索,就比较讨厌了。

  果然一无所获。那张疑犯的模拟像复印件,一度长久地躺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,有时一个人在办公室写稿晚了,我会百无聊赖地翻出来,若有所思地看一会儿。那时节,胡宜良先生所指的“三个月黄金破案期”早已过去,疑犯杳无音信。而我,已经离开了政法记者的队伍。

  盯着那张复印痕迹日渐淡去的A4纸上的那张面孔,我想:这小子也长得太普通了吧。

  在以后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,我每年几乎都要和当初跑政法条线结识的警察朋友聚会——警察是最念旧的,不像商业条线里的那些势利无比的通讯员,你不跑他们线了,转眼就忘了你。我又陆续知道了那个案子的一些事情:警方后来去澳洲做过调查,排除了被害人丈夫雇职业杀手行凶的可能;那个丈夫多年后回国,在新民晚报中缝刊登广告,悬赏人民币壹佰万元,征集和228案件有关的线索以期缉凶,然而始终无果。

  2007年的那次采访中,施慧的丈夫透露,他出国后,施慧为了尽快和丈夫团聚,一边在复旦大学夜校补习英语,一边在托人帮忙联系出国的事。大约在1994年年底,施慧认识了一个男子,此人后来成为疑点最大的对象。施慧给过他一笔钱请他办理出国手续,但是他一开始就欺骗施慧,不告诉她自己的真实地址。这引起了施慧的怀疑。现场找到的施慧亲笔所写的纸条,证明了施慧已经对那人产生了怀疑。她或许想向那人要回此前给他的钱,结果惨遭杀害。但这个最大的嫌疑人始终没有找到。

  就在施慧丈夫百万悬赏的这一年。2007年,我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看到一部韩国电影《杀人回忆》,我喜欢的韩国影帝宋康昊主演。宋康昊在片中扮演一位追缉连环杀手未果的警探。在事件过去17年之后,已经不做警探的宋康昊偶然经过当年发现尸体的现场,他下车,从当然已经一无所有的水渠里望去。这时,一名好奇的女孩子告诉他,不久之前也有个人和他一样弯腰朝水渠里望,她问他看什么,他说,他很久之前在这里做过一些事情,所以特地回来看看。

  2013年,一个饭局中,我意外得知“2.28案件”其实在十年前已经破了,一名在人民广场行窃被捉的外地人认下了此案,他之前在苏州亦有两起命案在身……然而我找遍互联网,不见丝毫有关此案终结的痕迹。我只能说,这不符合逻辑。

  时间又过去2年,2015年底,还是一个饭局。我遇见我相熟的一名警界高层,几番杯盏往来后,我禁不住又问起了228的老问题。出乎意外,这位大哥沉吟了片刻,对我说:对,人抓到了,但是……

  但是什么?大哥说,和我2年前听到的差不多,一个外地人昏头了,在人民大道200号偷东西被武警拿下。一审,说出很多东西,其中就有228案件,各种细节都对得上,除了现场勘查的警察,也只有真凶知道了。但是,光口供没用,物证均告灭失。按照当下的法治精神,还线凶手的帽子扣到他头上。哦,那就这么算了么?我问。算了?大哥笑笑,把矿泉水杯举到嘴边,又放下。我望着大哥,大哥望着我,玻璃眼镜片闪着冷冷的光芒。

  那,现在人呢?我压低了嗓门问。关着呗。大哥声如蚁蚊,举重若轻。关到死?大哥笑笑,不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“杀人啦!快救命啊!”记者带你探寻那抹“逆行”身影背后的故事 下一篇:组图:满满回忆杀!成龙与周华健同框 和周杰伦对饮庆祝_高清图集

相关阅读